法院裁定环保组织无权提起海洋公益诉讼遭质疑



2017年7月31日,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收到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称环保组织无权提起海洋公益诉讼。

法院对此解释称,《环境保护法》作为环境保护的综合性法律,适用所有的自然资源和环境保护领域,是一般性规定,而《海洋环境保护法》是针对海洋生态这一特殊资源的特别规定,依“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特别规定优于一般规定”的原则,对于本案的主体适用的法律应为《海洋环境保护法》,具有海洋环境公益诉讼原告适格的主体只能是“海洋环境监督管理部门”,而不能是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


裁定一出,舆论哗然。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法教授王灿发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分析,该中级法院对法律的理解存在误区,把《海洋环境保护法》对《环境保护法》所做出的补充性规定理解成两法规定不一致,《海洋环境保护法》并没有排除环保社会组织来提起公益诉讼,也没有说只有行使海洋环境监督管理权的部门才能够提起公益诉讼。

 

王灿发认为,《环境保护法》是环保方面一个牵头的法律,它的基本原则和制度应该在整个环保领域都适用,所以《海洋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和《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修改时都没有专门规定公益诉讼,“这种情况下都自然的适用《环境保护法》关于公益诉讼的规定。”

 

王灿发说,由于《环境保护法》没有规定关于海洋环境损害的赔偿问题,于是《海洋环境保护法》里规定行政部门提起诉讼可以进行损害赔偿,实际上是对《环境保护法》的一个补充性规定。此外,仅仅提出损害赔偿并不足够,“并没有提出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治理和恢复原状的责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让环保组织提起公益诉讼,那么海洋部门就只能提起损害赔偿的诉讼,那海洋环境的恢复怎么办?”王灿发表示,这些都是该判决所无法解释的,它将会造成很多环境公共利益得不到维护。

自然之友法律与政策倡导部总监葛枫撰文分析,该裁定再次引起大家对社会组织是否是海洋环境公益诉讼合格原告的关注。 这是不同法律之间的协调问题,更是一个法律适用问题,其实早在2015年该 问题即暴露出来。

“当年大连环保志愿者协会就大连7.16溢油事件依据《环境保护法》第五十 八条提起公益诉讼,当地法院却以原《海洋环境保护法》第九十条的规定为依 据裁定其不符合起诉资格不予受理;而中国绿色发展与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 就康菲溢油事件提起公益诉讼,却被当地法院受理。 类似的情况,不一样的法律结果,这说明亟需协调《环境保护法》与《海洋 环境保护法》的关系,否则严重影响法律的尊严,造成法律实施的混乱。 ”



 

重点推荐
热门阅读
功能
热门标签